主頁 / 服務 > IT網絡 > 正文

金融科技再現出海潮 印尼市場競爭加劇

2019-12-29 09:08:05   來源:新浪科技   評論:0   [收藏]   [評論]
導讀:  近日,信也科技集團(NYSE: FINV,以下簡稱信也科技)宣布,其印度尼西亞子公司已于近日收到印度尼西亞金融服務管理局(Otoritas Jasa Keuangan, 以下簡稱OJK)頒發的基于技術和信息的金融借貸機構許可證。...
  近日,信也科技集團(NYSE: FINV,以下簡稱“信也科技”)宣布,其印度尼西亞子公司已于近日收到印度尼西亞金融服務管理局(Otoritas Jasa Keuangan, 以下簡稱“OJK”)頒發的基于技術和信息的金融借貸機構許可證。

  此外,《中國經營報》記者還獲悉,在同一批發放的牌照中也有國內其他金融科技公司。關于海外業務的詳細情況,記者向信也科技發去采訪函,但對方表示暫不便接受采訪。

  正式牌照緊俏

  據悉,此次拿到許可證的共有12家企業,分別有Akseleran、Crowdo、AdaKami、Fintag、Mekar、KreditPro等。其中“Adakami”即為信也科技在印尼的子公司運營品牌的名稱。

  對許可證的獲取,信也科技集團聯席CEO章峰通過媒體表示,OJK批準的這一許可證是公司國際化布局的重要一步。在許可證以及合作伙伴的助力下,相信公司能夠在印尼快速增長的消費金融市場中取得更大的發展。

  關于此次授予的“基于技術和信息的金融借貸機構許可證”,業內普遍將其類比為一張P2P牌照。西南財經大學普惠金融與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陳文告訴記者,可以將該許可證類比為一張P2P牌照,但實質上,這些出海的主體很難從民眾處獲得資金,所以性質上比起P2P,其實更像基于互聯網的貸款公司,資金需要自己或尋求合作機構進行出借。

  記者了解到,海外主體在印尼申請網貸牌照的流程首先要在當地尋找一家公司合作,外資公司不得獨自經營網貸業務。其次,合資公司必須注冊法人實體,獲得注冊許可。隨后,公司可以上線產品,并進入監管沙盒,如果能在一年內達到OJK的監管標準,經評估后,可以獲得OJK核發的網貸營業執照。若不能達標則延長6個月監管時間。

  根據OJK的數據,目前拿到正式牌照的公司數量為25家,數量并不多。此前還有2次牌照的發放,一次在今年5月15日,OJK給5家印尼本土互金公司頒發了牌照,且均為已在印尼運行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本土互金企業,例如成立于2010年的Amartha,成立于2015年的Investree。

  另一次正式牌照的發放是在今年9月底,當時的注冊名單上顯示,一共有13家正式牌照公司和114家獲得注冊許可的公司。可見,OJK對于牌照的管理還是十分嚴格。

  此外,記者還了解到,想要獲得上述的正式P2P牌照難度較大。往往需要與當地的大型企業合作,讓出一定比例的股份才行。如同信也科技所表示的,其海外運營主體是有合作伙伴的,但具體持股如何,信也科技暫未回應記者的問題。

  關于與當地企業合作帶來怎樣的優劣,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詩強表示,與本地企業合作,可以更好地與當地監管機構進行溝通交流,更快更好地了解當地監管政策,申請牌照,掃清經營的障礙,此外,與當地企業合作,可以共同分擔經營風險,可以將風險降到最低。劣勢在于需要與本地企業共同分擔利潤,也容易就控制權產生糾紛。

  陳文則表示,印尼本土的大型企業具有強力的產業資本,對政府的影響力也較大。與這些企業合作一來大大加強獲得牌照的可能性,特別是,只有獲得牌照才能擁有長久發展的可能。二來,是可以增加資金的獲得渠道,從而利于業務運作。

  關于國內出海布局的金融科技公司自身的優勢,陳文認為,國內的金融科技企業積累了多年的經驗,在世界范圍內,金融科技能力也在前列。所以不論是客戶營銷、科技反欺詐能力等都有絕對的優勢。

  監管趨嚴

  事實上,此次金融科技企業在海外布局的熱潮并非首次。在2017年時就有大批金融科技企業將業務延申至海外。不過,有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當時的金融科技企業也將部分野蠻生長的不成熟產物比如砍頭息、暴力催收等帶到了海外。

  在這樣的情況下,金融科技的出海引起了當地監管的高度關注。2018年年底時,印尼通訊與信息部某官員公開表示,呼吁民眾不要還某些非法金融科技公司的錢,同時呼吁民眾可以積極舉報非法的金融科技公司。這一事件一定程度上成為了印尼對互金監管加強的信號。

  在牌照管理和監管愈加嚴格的情況下,為何仍然有不少國內的企業布局了印尼市場呢?對此,王詩強則向記者表示,印尼人口眾多,近2.62億,僅次于中國、印度、美國,居世界第四,人均GDP為3893美元,與中國2009年差不多,再加上距離中國較近,且國內政治經濟相對穩定,金融監管寬松,比較適合開展消費信貸業務。基于這些宏觀因素,大量國內的互金平臺去印尼淘金。

  陳文告訴記者,除去印尼人口、市場較大的因素外,還可以從2個維度來看。首先是文化同源性,出海主體的風控團隊一般只有管理人員是中國外派的,基層員工仍然是當地人士。而有些國家的身份核驗方式很多,有些甚至多達30種,這樣在風控時容易被騙貸的借款人得手。另外就是監管政策上,雖然印尼近來加強了監管,但對比美國的政策,比如網貸機構需要在SEC進行登記備案、信息公開披露等,還是更寬松一些。

  那么,印尼趨嚴的監管,會給網貸主體的運營帶來什么影響?對此王詩強表示,印尼市場現在要求從業機構持牌經營可以有效保護出借人和借款人,驅逐非持牌機構和違法機構,促進行業健康發展。

  值得注意的是,歐美的金融體系十分發達,網貸市場并不活躍,那是否網貸業務必須依靠尚未成熟的金融市場,從而必須不斷“遷徙”?對此,上述業內人士認為,鑒于網貸業務的自身特性,是需要不斷遷徙的。但是,背后資源龐大、業務規模較大的主體,最后可以通過持牌成為金融機構,從而避免這一問題。

  王詩強則向記者表示,與發達國際相比,發展中國家金融服務不充分,金融服務機會較多,金融監管相對也比較寬松,適合互聯網金融機構創新和發展。歐美國家主要是次貸人群較少,傳統金融機構服務較為充足,留給互聯網金融公司機會較少。但是這并不代表互金企業只能在金融不發達的地區發展。

  王詩強進一步表示,實際上,中國的互聯網金融發展較好,主要是因為互聯網技術進步快,相關互聯網人才積累較多,再加上傳統金融機構對次貸人群服務不夠,這給了互金發展成長的土壤。預計,未來中國互聯網消費金融機構還會茁壯成長。

  陳文則認為,如果互金企業的服務旨在彌補銀行等金融機構服務不充分的部分,那么隨著業務所在地區的不斷發展,企業也必須不斷遷徙。但若業務主要為助貸,類似我國現在的情況,其實反而會有更大的市場,也就不需要不斷遷徙。

分享到:
責任編輯:zsz

網友評論

全站最新

18选7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