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服務 > 專題 > 正文

“國美等待黃光裕”:這句話內涵實在太豐富

2019-04-11 10:21:57   來源:中國家電網   評論:0   [收藏]   [評論]
導讀:  光黃光裕多次被出獄就夠讓國美有料的了。  或許會是一個更沉穩的黃光裕  4月1日,愚人節,媒體曝出從國美零售(港股00493)投資關系總監李虹透露出的黃光裕明年出獄的消息,不消半天工夫,國美否認此消息的...
  光黃光裕多次“被出獄”就夠讓國美有料的了。

  或許會是一個更沉穩的黃光裕

  4月1日,愚人節,媒體曝出從國美零售(港股00493)投資關系總監李虹透露出的黃光裕明年出獄的消息,不消半天工夫,國美否認此消息的真實性,并聲稱“系媒體聽錯”,隨即,該報道媒體發出“打臉聲明”:“沒聽錯!”,并附上李虹錄音為證。

  這一波三折的故事,放在愚人節當天,耐人尋味,引人深思,再加上當日香港和內地兩地的“國美系”股票應聲而漲:香港上市的國美零售盤中一度大漲20.55%,內地上市的國美通訊和中關村兩只著名“國美系”則當天漲停,讓整個事件看起來特別戲劇化。

  不過,李虹曝出的“明年出獄”和黃光裕到2021年2月16日為止的正常刑期,時間差距并不遠,不管明年還是后年,這位曾在家電零售江湖的野蠻發展時期叱咤風云的紅人,正在被整個國美系以及零售業界倒計時般的靜靜等待。

  有人認為黃光裕就像一道曙光,他的出獄會讓國美上下士氣大增,會給國美帶來一些可能性的變化;有人認為在馬云、劉強東、張近東等零售巨咖割據的局面下,黃光裕也只可能是梟雄末路,扭轉不了時代洗禮。

  

  外界對黃光裕本人的描述主要停留在早期的性格記憶中,比如關于他的專權跋扈和驕縱的描述如下:國美上市后,黃光裕個人掌控著香港上市公司中國鵬潤約97.2%股份。黃光裕曾將個人全資持有的國美電器65%股權轉讓給中國鵬潤,公司的管理層幾乎全部被排除在外。甚至在一些公司的管理層面前表示,“如果不是為了給機會培養你們,讓我親自來操盤,國美會比現在更好。”

  而在信息隔絕的牢獄中,這些年來黃光裕與國美的聯絡都靠書信往來,這幾年國美的重大轉型決策都出自作為實際領導人的黃光裕。

  從國美近兩年收縮線上、側重于線下深度布局的路線來看,黃光裕的“旨意”中都是“求穩”,也許,黃光裕性格中的跋扈驕縱可能已經是“過去式”,身陷囹圄很可能已經磨煉出了一個更沉穩的黃光裕。

  他可能不知道的一些真相

  但是快要出獄的黃光裕卻面對的是一個比過去更糟糕的國美,這也許是黃光裕自入獄11年來從未知道過的真相。

  2018年,國美交出一份史上最差業績報表。根據國美零售發布的2018年財務報告顯示,報告期內,實現銷售收入約人民幣643.56億元,同比下降10.09%;毛利約為人民幣97.39億元,同比下降11.90%;毛利率約為15.13%,與去年同期的15.45%相比減少0.32個百分點;歸屬予母公司擁有者應占虧損約為人民幣48.87億元,去年同期虧損為人民幣4.50億元。門店方面,財報顯示,報告期內,集團1381間可比較門店的總銷售收入約為人民幣532.02億元,同比下降13.78%。

  業績說明,大約在2017年底明確的國美“家·生活”新戰略,不但未能將國美送上止虧的通道,反而讓國美的利潤虧損的口子越來越大。

  國美提出的“家·生活”戰略是打通線上線下的共享零售戰略,國美想通過實現供應鏈、場景、服務、會員、數據以及物流平臺的互融共通,形成“線上交易+線下體驗”,“線上商品展示+線下精品體驗”的雙平臺共享零售模式。在經營品類上,國美在一些大型門店內從單一的電器為主,拓展到家裝、家居、家服務的一體化服務。

  由于流量成本越來越昂貴,目前國美的流量入口以“國美APP、實體門店以及社交電商—美店的三端合一”這樣的“自有流量”為主。

  “家·生活”戰略是錯了嗎?也不盡然。只是相比于天貓、京東、蘇寧等對手,國美在玩法上,也就是策略上有些過時和老套。

  最近一次國美啟動的大促,是2019年2月27日國美美店平臺的“黑色星期伍”大促,商品品類覆蓋零食百貨、美妝個護、服飾鞋帽、母嬰生鮮到生活家電、大型家電,一應俱全,主旋律依舊是“低價高質”、“價格殺手”,強調的背后優勢依然是“國美強大的供應鏈優勢”,以上強調的幾點在國美歷次大促中幾乎沒有改變過。

  且不說國美但凡大促期間的營銷噱頭缺乏創新度,光全平臺整體的SKU,尤其家電之外的引流性SKU,比對手們顯得薄弱。但價格低這一點倒是真心實在。

  最近的一些動作,國美依舊在圍繞線下深度布局四五級市場,比如4月7日,國美零售與河南省商務廳達成戰略合作,國美將在河南省選址建設1個大型現代物流基地,布局2-3個區域配送中心;在河南省建設華中采購中心,依托國美線上線下一體化營銷網絡,打造豫貨出省的重要渠道。同時加大縣域市場開拓,1年內在河南新開100家新零售店。

  在合縱連橫上,4月10日,國美與家樂福達成進一步合作,在此前11家“店中店”合作模式的基礎上,進一步進駐家樂福在華的200余家門店。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對手們也是花樣百出。比如不久前蘇寧將萬達百貨全部收購。

  但是家樂福在中國的業績不甚理想,2017年,家樂福在中國的營業額是480億人民幣,凈利潤只有3200萬人民幣,按照營業額算,家樂福排在第七,落后于華潤萬家、大潤發、沃爾瑪等傳統競爭對手,也落后于永輝超市這個新晉對手。

  而對于蘇寧來說,萬達百貨在全國的37家門店大都位于一、二線城市的CBD或市中心區域,會員數量超400萬人;萬達廣場年總客流量接近32億人次。這對于蘇寧來言,在核心城市獲取更穩定的流量和更豐富的場景,對它打通線上線下有著關鍵的戰略意義。

  國美須要“本尊歸位”

  有人通過分析黃光裕乏善可陳的朋友圈,來給出“即使出獄也不能改變什么”的結論。

  不過,從這么多年來外界對黃光裕本身的高關注足以表明,這位曾經的零售梟雄至今依然身負光環,從愚人節一則何時出獄的消息導致國美系股價漲停也足以說明,資本圈對黃光裕是期待和呼喚的。

  除了資本圈的呼喚,從精力上來說,黃光裕出獄后也才剛50出頭,足以大干一番。想當年,中國煙草大王,后來也是中國橙王的褚時健,在70多歲因為犯經濟罪被判無期徒刑入獄,隨后因身體原因提前出獄并創業,種褚橙并成就橙王霸業。

  而從這些年國美的戰略轉型來說,大方向上也基本符合從互聯網到移動互聯網、從傳統零售到新零售轉變的路徑,僅通過看書信匯報做出這些決策,說明黃光裕的思維和頭腦依舊是清晰的。

  那么待到黃光裕真正出獄后,當他知道了一些曾經在書信上沒有看到的真相,國美會發生哪些可能呢?還是有想象空間的:高層換血、調兵遣將、組織架構大調整,引入新的資本力量,展開新的合縱連橫等等,這些都有可能是國美重整旗鼓的動作。

  實際上,作為一個老媒體人,關注了國美10年,卻還沒見過黃光裕本尊,這位讓人久仰多時的梟雄,在下也是期待他的出獄,期待他真正意義上回歸國美。

  就像一名國美老店員所說的:“可能對他來說出獄后不是啥好事,但對國美來說,卻是一件大好事啊”。

分享到:
責任編輯:zsz

網友評論

全站最新

18选7开奖走势图